最新网址:www.boai4.com

七辰曦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博爱书屋boai4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回家相,没有。”云色院中,一个家仆向夏雅揖手回应。

她在亭中,看到云色的那个房间亮了,才匆匆而来。

夏雅与假城主说完话,便自行出了花园,来到一个路中亭,独自喝酒,自喝自饮,十分低落,被困的这些年,她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,不断的麻醉自己。

房间的光怎么又没了,她不可能看错。

夏雅朝家仆摆了一下手,直接迈步朝房间走去。

她走到房间门前,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,见无人应答,她还是径自开门走了进去,她始终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,没有看错。

黑沉沉的夜,不带半点光的房间,视线都是静止的,真是看不清她眼中所有的追求。

她不愿离开,就算在这里站着,她的负罪感也没那么强烈了。

夏雅拿出火折子,将房间内的每个烛台都点上了火,无尽的黑被火光取而代之,很明亮,她并没有寻视房间各处,只是站在窗前,望着城府后花园那个方向。

许久,她如松一般站在那里,不知身后之事,更不知在想什么,最终,她抬手敛去了眼角落下的一滴泪水,转身间,目光落在了那张木质床上,那一瞬,怅望的神色化为无尽的光,只是很快,她有光的眼中浮起一抹担忧。

夏雅两步并成一步,蹲在夕繁床前,颤抖的手去探她的鼻息,夏雅的脑海中出现了一百种不好的想法,在收回手时,心神才有一丝稳定,她还活着,只是气息很弱,仿佛生了一场大病。

当然,她是懂一些医药之术的,也不只是她,生活在此山脉中的族人,都略懂一二,可自保。

夏雅又伸手号脉,手指温柔如水,这一套动作下来已然完全超出了她原有的风格,判若两人,她颤抖的收回手,只见,眉间紧锁,嘴唇紧咬,本是蹲着的她像是失去了灵魂,整个人摊在毫无温度的地板上,陷入缄默。

她到底是干什么去了?伤的这么重。

是谁伤了她?需损半生修为之力。

修者三阶,为何啊?

倏地,夏雅起身,一手三指并拢,两指弯曲相叠,三指并拢指腹抵在眉心,一手五指并拢端在腹前,几息间,额头滚滚汗珠垂落,面色紧绷,看上去很是痛苦,此时,不知道她在做什么,也不是像医治的举动。

令人想不到的是,她可以如此舍弃自己。

夏雅屏气,将抵在眉心的三指,快速移向躺在床上的夕繁,似乎要对夕繁做什么?就在这时,她被一个声音打断,被一股重力推到了地上。

“蠢货!”

夏雅泛起愤慨的眼色,气息怒怒不平,低吼:“你是谁?何以管本相之事?”她匀了匀气息,缓缓起身,慢步到一旁的圈椅上坐下。

莲坐到夕繁床前,将她放在外面的手,轻柔的放进被子里,目中是藏不尽的担忧,“伤她者,不配知晓小爷是谁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都市相关阅读More+

那年华娱

做梦的木头

长嫂为妻

墨书白

在恋综装绿茶翻车后我爆红了

江意难平

豪门未婚夫有了读心术

秦皇

茫茫

顺颂商祺

回到九零,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

肥妈向善